小区自治后 没亏钱还攒下180多万
2018-02-07 文/萧倩苑 图/吴进 南方都市报
坦洲镇海伦花园小区自治后 没亏钱还攒下180多万
 
  2月4日下午,坦洲镇海伦花园小区举行千人盆菜宴,众多业主提前共贺新春佳节到来。
  
  小区自治至今,不仅没亏钱,还存下180多万现金,还督促物管花了过千万修整小区……这个小区就是坦洲镇海伦花园。上周末,该小区举办大型春节联欢活动,现场齐聚近3千人,而整场活动不仅由业主自发组织及参与,宴席等费用同样不需要业主支出一分一毫。
  
  对此,该小区业委会人员向南都记者表示,海伦花园一度也因为小区管理与物管频起冲突,在筹备业委会的过程中也同样需要不断付出。尽管如此,经过长时间实践,海伦花园目前已走上正轨。在业委会的自治下,不仅顺利监督物管公司,同时各项支出透明,还有专属的微信号等渠道进行公示,成为中山市小区实现业委会自治的又一个优秀模板。
  
  千人齐聚盆菜宴
  
  业主自发组织实现“零支出”

  
  上周日下午,尽管寒风凛冽,气温低至10℃以下,但中山市坦洲镇海伦花园里却热闹非凡。小区举行了千人盆菜宴,其间还上演了业主们自导自演的30多个节目。值得关注的是,这场涉及近3千人的大型活动,全部由业主自发组织,而席间餐饮、抽奖、舞台等各种费用的支出,全部不需要业主花费一分一毫,统一由小区自有收入支付。
  
  “80多个志愿者全部都是业主”,海伦花园首届业委会主任、现业委会副主任李学义表示,海伦花园自2011年开始筹备业委会,迄今队伍越发壮大,这些业主志愿者大部分来自业委会和小区的楼长,而且默默为小区公共事务服务,不收取一分一毫。他称,此次盆菜宴不仅业主亲自比价,连表演人员都是来自小区不同兴趣小组和组织,还动用了小区物管的100多名保安进行安全巡查。
  
  进账180多万
  
  倒逼物业掏千万修小区

  
  更让人瞩目的是,这个小区目前成功攒下180多万元收入,若按照小区约7千户来计算,每户平均有250多元收入。李学义透露,自业委会成立5年多来,已为业主们攒下了180多万元。根据他提供的小区财务公示情况表显示,截至2017年12月5日该小区连同银行存款和物业保证金共约182 .3万元,其中收入来自电梯广告、公共收益、场地租赁费等,仅是上述收益就达到约32 .9万元,而这些费用都用于小区的维护上,且每个月该小区的微信号、Q Q空间等都进行收支财务表播报,可谓非常透明。
  
  “成立业委会后,我们可以做小区的主人,要求物业公司为小区整改,还会定时考核他们”,李学义表示,业委会会要求物管公司进行整改,如果开发商不同意,就会向主管部门报告,实行谁负责谁管到底。因此政府部门也予以配合,同时在开发商的物业公司同意整改后也继续收取物业费。他表示,开发商方面近些年来投入了1000多万元改善小区设施,包括改造小区供水管道花了200多万元,配电房改造花了760多万元,解决车库漏水问题花了600多万元等。
  
  背后
  
  业委会筹备一度流产

  
  海伦花园的成功并非偶然。李学义表示,作为十多年的老小区,此前海伦花园也面临这类小区的痼疾,例如物业公司管理水平下降引发业主不满、小区设备落后陈旧却无钱可用等。而小区内7000户、近30000名居民来自全国各地,不少人都在珠海工作,也有大量来自东北的业主,想要获取业主的信任并团结业主,需要花费不少时间。
  
  对此,李学义表示,2009年到2011年期间,海伦花园曾先后3次筹备业委会,但均以失败告终。而现在的业委会,最早是在2011年11月22日到25日期间开始筹备,当时热心业主组成的临时筹备组连续几天开会,商讨海伦花园业委会筹备事宜。现场打开所有票箱,业主投票率高达97.8%,因为出现有组织的破坏阻挠,导致会场一片狼藉甚至发生了流血事件。
  
  不过经过系列努力,业主们终于在2012年7月8日举行首届业主大会,并在同年7月12日,海伦花园业委会拿到了由中山市住建局盖章的备案表,宣告正式成立。“名正言顺”后,业委会立刻废除前期物业服务协议,与物业进行合同谈判,签订公共收益协议。收回地面停车场、广场摆摊、电梯及户外广告等业主共有公共部分物业产生的公共收益,这些公共收益部分,分给物业公司三成管理费,其他作为小区维修资金的补充。
  
  据小区公布的信息显示,小区还专门设立公共账户,聘请业主专业财会人员作为兼职会计、出纳,海伦花园的公共区域才可以开展有限社区经营,收回公共收益,存入公共专用账户。
  
  心声
  
  不仅无工资
  
  还面临两头受气

  
  目前,小区并没有涨过物管费,依旧保持着“最底层0.9元/平方米、别墅两元多/平方米、平均约1.4元/平方米”的水平。同时,考虑到物业公司的员工工资,未来还有可能给予优秀员工奖励。
  
  对于中山业委会筹备难的问题,李学义表示,业委会没有工资,完全是志愿者身份,同时也没有任何职权,只是业主与物管的沟通平台,很容易受气,而这或许会影响部分业主加入业委会和志愿者的阻力。“小区变好等于自己的小家变好,所以我还是会坚持去做好业委会,我相信未来的业委会接棒者也会这样想。”